首页 > 行业快讯 > 教育动态
导航

岳的又肥又大水多黑黑的肥岳 想吃你胸前的红豆豆

时间:2021-06-23 14:34:55 编辑:

   庄俊眉头皱得更加深了,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就危险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所以,我让你彻查周边,现在先安抚渔民,千万不要走漏风声,暗下调查,明天可以上岛看看情况。”

        庄俊觉得在理,点了点头。

 王莉回去了,庄俊则是在附近这边暗访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一个渔民站在渔船上看着这边,眼神一闪一闪,然后又进去船舱里了。

        里头有两个男人,一高一矮,长得魁梧,眼睛是那种很精明的。

        还有一个被绑着丢在角落的一个老人还有他五岁半的孙子。

        爷孙俩被捆着,说不出话来。

        一个男人开口,“安哥,现在该怎么办,被警察盯上了。”

        那个叫安哥的男人也是一脸愁苦,早知道就地挖坑埋了就好了,谁知道前两天下了一场暴风雨,倒是飘了上来。

        “先回去回禀堂主,到时候在做商议。”

        两个男人点了点头,“嗯,好。”

        那个矮胖的男人看了看角落的两人,皱眉开口,“这两个人这么办,杀了吗?”

        那个老人眼睛睁得很大,拼命摇头,废了好大劲儿才把嘴里的抹布吐了出来,开口道:“求求你们,不要杀我孙子,你们要杀就杀我好了。”

        叫安哥的男人眼一沉,走过去,抄起旁边的鱼叉就要插过去,弄死那个老头。

        那老人的孙子,像是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,一下就哭了起来,死死挣扎。

        眼前这一幕看着,让人动人不已。

        但是在这三个面无表情的杀手眼里,就俨然如一只蚂蚁,死便死了。

        那高高瘦瘦的男人一直看着他们这边,眼里藏着心事,待两个人就要下手杀人时,他抿唇阻止了,“放他们一条生路吧。”

        就一个老头和一个小孩对他们构不成威胁。

        那个胖乎乎的男人生气开口,“瘦猴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        “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,安哥,放了他们吧,我相信他们肯定不会说的,而且现在警察本在就在找我们,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要是在杀人,就更加容易露出破绽了。”

        那个叫安哥的男人犹豫了下,看了看旁边,拿起一把刀抵着那老人,警告道:“你最好是管住你的嘴巴,要是乱说或是多说了一个字,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们。”

        那老人感激跪了下来磕头,“你们放心好了    ,我一定不会乱说出去的。”

        返航的时候,遇到了海浪,三个人都不是经验老成的船员,稳不住船,一直晃来晃去。

        安哥实在是稳不住了,索性把船桨一丢,凶神恶煞把那老人抓了过来,指挥他道:“老头,给我开船。”

        那老头抓着船桨,不到五分钟船出现的颠簸现象就好了很多    ,三个人忍不住多看了那老头几眼。

        分明他们也是那么开的,怎么就差距这么大。

        一只晒的黝黑的小手,从后背的小手抓到一个布袋子,不小心把船舱里仅有的一个青花茶壶打碎了。

        视线全部看了过去。

        那个胖胖的男人以为他是想耍什么小花招,冷黑沉着一张脸,一把拎了起来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       老人放下船桨赶紧跑了过来,求饶开口,“大爷,饶命啊,小宝没有恶意,他就是想拿点东西给你们吃。”

        小孩眼神单纯无辜,抓过手拉开布袋子一看,果然里面都是一些小干货,晒干的小鱼仔之类的。

        他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害怕,颤抖着举了举小手,声音声音还有些说不清,“吃……哥哥,吃吃。”

        安哥看了一眼,抿唇开口,“放开那孩子。”

        胖子马上就松开了那孩子。

        那孩子小跑到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面前,猪啊了一把小鱼干递给他,“哥哥,吃吃,不杀我们。”

        瘦猴冷着脸接了过来,“谢谢。”

        然后又依次抓小鱼干分给安哥,最后是那个胖子。

        三个人低头各自看着自己手里的小鱼干,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,只是觉得很酸,还有丝丝愧疚。

        突然之间,一道枪声开了过来,在船舱上打了一个洞,瘦猴下意识就拉了一把那小男孩,才没有受伤。

        只不过自己因为保护那小男孩手臂中枪了。

        三个人都是同甘共苦过来的好兄弟,其中一个好兄弟受伤了,另外两个立刻坐不住了。

        “玛德,那个挨千刀的,敢动老子兄弟,老子灭了他。”

        胖子是个粗人,说话很狂野。

        安哥倒要稳重些,他眼神一凝,抿唇道:“你们在这里    我出去看看。


        老人没有中枪,不过也是吓得不轻。

        跑了过来,拦住他们。

        “不要出去,千万不要去出。”

        胖子一把就推开了那老人,怒吼,“滚开,在挡在老子跟前,老子可不懂什么尊老爱幼,直接弄死你。”

        老人捂住抽痛的心脏,虚弱开口,“不要出去    ,那些人是这一带附近的海盗,他们只要钱,不会伤我们性命的。”

        安哥没有说话,把手里的枪上膛,然后和胖子对视了一眼,同时转身出去了。

        瘦猴也想拦住他们,但是自己都要自身难保了。

        他痛的受不了了,再加上海浪拍打,海水滴在伤口上,就更加痛了。

        那老人爬了起来,从桌子底下的小柜子翻了翻,翻出一个小刺凭,看着很有年代感,上面的字迹都褪色了。

        他打开,扑鼻而来是一股浓郁的中药味,看了看瘦猴道:“忍着点,可能会有些疼,但是有消炎作用。”

        瘦猴咬牙,脸转过一边,“来吧。”

        外头已经交战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各种枪声交错不断,胖子大吼,“娘的,傻逼玩意,你胖爷今儿就教你们做人。”

        那些海盗都是一些村民,比起安哥和胖子这些杀过人的杀手来说,对付他们简直不要简单。

        安哥废话不多,但是动起手来比谁都要狠。

        一枪一个准,全部都是正中手臂。

        这是在帮瘦猴报仇。

        不一会儿,那边战火就停歇了,里头的人倒是没有受什么伤,看着旁边被取出来的子弹,你还有已经包扎好的伤口。

        两人松了一口气。

        瘦猴看着这个和自己爷爷年纪相仿的老人,郑重道了声,“谢谢。”

        那老人慈祥笑了,身子无力到下。

        在看时,船舱下依旧是一滩血液了。

        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中了一枪,安哥和胖子眼神隐晦不明沉了下来,这是因为保护瘦猴,而中了一枪。

        老人的孙子一下就哭了出来,爬过去。

        小手沾满了血,“爷爷,不要死,小宝不要爷爷死。”

        老人使劲浑身的力气抬起手最后一次摸孙子的脑袋,“小宝听话,爷爷没有死,爷爷只是想睡觉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       老人的目光落在三人身上,有些难为情,还没开口,瘦猴就已经开口了,“把他交给我们,我们会好好抚养他成人。”

        老人听到这句再也撑不下去,沉睡过去了。

        三个人都心事重重,再加上小孩子的哭声,使得三个硬汉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。

  庄俊暗访回来了,没有线索。

        这些渔民都是海两边附近的渔民,并没有说哪家哪户有人失踪。

        人口比较松散,要想查起来有些难。

        没有思绪,庄俊被召了回去。

        王莉那边正好已经出结果了,法医鉴定确实是枪伤口,只不过要提取里面的dna检测还有在等两天。

        这件事很严重,所以很快成立了专案组。

        庄俊是组长,郭嘉嘉和宣鱼是作为队员跟着庄俊行动。

        这是她们第一次行动,这次也算是一次考核。

        前一天晚上宣鱼就在做准备了,郭嘉嘉依旧是一副懒里懒散的样子,一点儿耶没有上心的意思。

        这一次要不是她爸压着她一定要来,郭嘉嘉是怎么也不会过来的。

        宣鱼自己设置了简单的分配方案,“郭嘉嘉,你过来一下,有事和你说。”

        宣鱼指了指自己画的草图,“明天虽然说只是去看看情况,但是也不代表没有危险发现,这是我自己设计的路线,可能会用不上,但还是看看,可能会派得上用场。”

        郭嘉嘉看了过去,那只能说是真的是一张草图,“嗯,你说吧,我听着呢?”

        宣鱼见她这么敷衍的态度,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,“郭嘉嘉,你什么意思,你听不听是你的事,但是你给我摆脸子是几个意思。”

        郭嘉嘉站在原地,看着她一动不动。

阅读全文
上一篇: 特别污的小说 体育老师拉去没人的地方
下一篇: 返回列表
相关推荐